技术实力

活着还是悠着点好

时间:2017-04-21 17:04
 
 
 
 
活着就要悠着点 
人生苦短,得势别猖狂,失意别气馁,活着就要悠着点。那天我去商业银行,很多人在排队。窗口很缓慢,排队的人意见丛丛,我默默等候不停张望。只听前面有女人浑厚的喊:那几个窗口为什么闲置不对外,里面交头接耳,都干什么吃的!我也在身后附和:对啊,这几个窗口都办业务就快了。女人转头看我,说:是小李啊。我定睛一看,是初来乍到的老厂财务科的F科长,头发烫卷老态龙钟,面容苍白憔悴,打扮依然得体,仿佛被装修过的老房子。那时我干银行会计,从她调出已有15年没碰面。我露出淡淡的微笑说:是F科长啊,谢谢老领导还能记得我的声音,您现在挺好吧?她调高嗓门:退休好多年啦,挺好的,这不来交点水费真费劲,小李,你现在干什么呢?我回答现在自己干。干什么。卖工程材料,路基用的材料。当老板发财啦。哪里,混口饭吃。分别时她给我留了手机号,说:小李,好好干,发财请老大姐。我看着她今不如昔离去的苍凉背影,心头涌起了时过境迁的恻隐之心。想起她在财务科飞扬跋扈的点点滴滴,看看现在有一种岁月匆匆莫名的感叹,我又陷入了往日的回忆。
 
       那年我刚到财务科,她很热情,也指手画脚好为人师的带我业务,我谦虚谨慎洗耳恭听。财务科加我是3男4女共七人,按成语是不三不四的。我察言观色耳闻目睹的看到,她虽然是付科长,却在拉拢他人另立山头的争强好胜,想把这些人团结在自己周围孤立男科长,没事找事,有时一点小事就横眉冷对蛮横无礼的顶撞正科长,仿佛她是正的,心里还想让这些人恭维附和她,只要她在办公室,科里就弥漫着不和谐的空气,仿佛在不大的房间里流动,让人缺氧,随时都让人感到纠结压抑。有时她也有高兴的时候,但让人感到不自然,或不知她葫芦里在卖什么药。我不是左右摇摆看风使船的人,但孤身一人无依无靠的在异乡工作,不想卷入明争暗斗,更不想引火烧身。男科长50多岁,心底和善,为人热情,主持工作兢兢业业,在成本核算、资金分配、业务往来上,厂里厂外的都找他,所以他安排科里工作理所当然。她看着眼里气在心上,时不时就找茬与男科长面红耳赤的争吵,有时拿科员说事,目标依然明确。科员心里明辨是非,但都沉默不语。我看出她的目的是争权,想排挤科长自己说了算。后来我知道她的猖狂来自背靠大树底气十足,老公在区检察院庭审科有头有脸,能假公济私的帮助人,这是国情体制的弊病。我在参加科长家的拆迁稳居吃饭见过她老公,身强体壮,满脸横肉,口气狂妄自大。那时工资不高,抽烟人都在一块钱以下,他已抽七块一盒的“红塔山”。他拿出烟职业病地往桌子上一拍,说:小李,抽烟。我回答不会。吃饭时,我躲到另一桌,我是谨小慎微,怕吃饭不懂泰安五花八门的礼仪,同时小时候由来已久的见到这种人心里就害怕。
 
       在财务科,我和阿梅最郁闷。阿梅是现金会计,我是银行会计,而资金安排又是火药桶,所以我俩象老鼠钻灶坑两头别扭,我对鸡飞狗跳的工作环境也是无可奈何恨之入骨,在一个小环境里,有一个捣乱的,很多人就会不安稳不肃静,俗语说一个老鼠坏了一锅汤。那时我痛苦难耐,诘问自己来这么远工作为啥?又不能书信告诉家人怕他们担心,和厂里人诉苦又怕传到F科长耳朵里被穿小鞋,常常一个人在宿舍冥思苦想,找不到答案,又不知如何应对,上班盼下班,下班怕上班,我喜欢宁静祥和的氛围,对吵吵闹闹的工作和生活很反感。春节探亲就买东北木耳返回时,算计晚上时间送到F科长家,以讨好换平安。苦苦熬两年多,F科长就通过关系调到肥水四溢的市拆迁办,我们要吃饭送行,她不屑一顾的拒绝。那时旧城改造是一般人望尘莫及的工作。她走后,我和阿梅私下庆祝,上班也轻松愉悦,科里再没狼烟四起。
 
       又过了两年,听科里厂里的人说,F科长的老公得了肝癌,喝酒抽烟太凶,说老天公平,不花自己钱得到的东西早晚会找回去。我听了人前人人后鬼的话,感觉人浮于事世态炎凉的可悲,因为在科里说风凉话的是常常讨好F科长的那几个人,我心里说都是小人,那时煽风点火现在仿佛幸灾乐祸。据说F科长家人找单位,单位也是专人照料竭尽全力的积极带人去上海北京医治抢救,公费医疗花了几十万,半年左右还是无力回天撒手人寰。我没去安慰道别,心里想去以德报怨,又感觉自己排不上号。据说F科长至今门庭冷落,依然独守空房,人生啊是此一时彼一时。
 
      人活着都不容易,能帮人帮人,争权力争金钱,到了后来才知道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。人世间有因果关系,正义善良爱心品德其实最重要。所以我说人活着,要不欺负别人要不坑害别人,人生一世,草木一生,平平静静心安理得,得势猖狂最后都晚景凄凉,何苦呢!“文革”时的“四人帮”靠毛泽东祸乱全国,那时猖狂害人的人最后都受到惩罚,罪有应得!活着还是悠着点好。
 
 
 
 
上一篇:没有了 下一篇:你是人间美丽的童话

百家乐规则-【张掖驹渃濂塑胶科技有限公司】-大发体育娱乐城网址